伤感文章: 时间煮雨

时间:2018-04-18 00:00来源:网络 点击:0

楔子

我再次路过丰茂巷已经是7年后,一群群的学生擦身而过,丰茂巷两侧的店面已经改头换面,规划过,再也不见往日的形态。我望了望路尽头H大学斑驳的校门,终于转头离去……

“我可以……?”一个青涩男声缓缓的传过来,我闻声抬起眼皮,只见一个面容俊朗,头发漆黑垂直的立在头顶上方,穿着白色T恤、卡其色长裤的高个子男生站在面前。

“你要坐里面?”这家H大学后门的凉面馆直径不过三米,只有一排座位,我用手点了点里面的位置,示意这名男生落座。

“不是的,我是说我可以认识你吗?”这回我听清楚了,原来他是来搭讪的啊,说到搭讪这件事,我可是经常遇到,从大学开始慕名而来或者各种场合偶遇搭讪的男孩就络绎不绝,此起彼伏。

可是毕业进入职场之后还被小弟弟搭讪这是第一次,我闪过一丝戏谑的神情,一副老妪的口吻问道:“你——大几了啊?”

男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露出弯弯的眼睛及皓白的牙齿。“我研三了。”

我尴尬的顿了顿,这是自己本科毕业的第一年,本还想调侃一下这位男孩,倚老卖老一回,不成想竟然是学长啊,只好装起哑巴,默默吃起了凉面。

“这面,很好吃吗?……”我抬起头,正看到男孩目不转睛的望着自己,隔着一张桌子,我仍然看清了男孩细长的眼睛,微微翘起的唇以及眼角的痣。

九月的气候特别怡人,H大后门是民国时代旧校区的主入口,随着校区的发展与扩大,后门俨然已经成为小商小贩与路边花花绿绿小店的聚集处,只有丰茂巷街头两侧高大的梧桐树依然保持着旧日的风姿。

微风佛过略微带动起衣袂的飞扬,然而这风姿卓越的初秋景色,此刻全然打动不了我,甚至还感受到了丝丝寒意。

近几日的我心情持续低落,由于签错了一本采购合同,导致成交价格低于系统价格,十几万元的差价对于刚毕业的我来说可不是个小数字,这几天都在想解决方案,然而该客户并不配合公司去处理这个签错了的合同。这件事犹如石头一样压在我心上,郁郁寡欢,无法排解。

忽然手机收到一条简讯:我上完自习你可以出来吗?我想起了这是昨天偶遇的男孩陆为中。

出去散散心?也好。我心中默道。

我毕业后住的房子是一个旧式楼房,隐蔽在苏式的巷子里,穿过重重巷子就是H大的后门。当晚月亮格外的明亮,在巷子的尽头,站着白衣翩翩的陆为中。有那么一瞬间,我感到了眩晕,知道这是心动的感觉。

漫步在H大学的校园内,民国时期的红砖房散布在中心草坪之外,我仿佛穿越到民国时期,而此刻恰似同学少年们一起读书的场景,暂时忘记了工作的不快,沉浸在如此妙曼的氛围中。

两人坐在草坪中央,清风袭来,吹起了我白色的碎花裙。我们天南海北的聊着天,原来陆为中是土木工程学院的学生,从小学跳过两级,所以论年纪我仍然年长一岁。陆为中此时正在学习日语,推荐了很多木村拓哉的日剧给我,他说要仔细理解片中木村拓哉看向女主角流光溢彩的眼神。

我说:“一看你就是活在阳光下,从来不曾经历过复杂生活的男孩。”

“谁说的?我也受过伤的。”说罢他扭头看向远方。

&http://www.grandtour.cc/0387/cc91870b12ba.htmlldquo;那你呢?有男朋友吗?”他忽然像想起了什么问道。

“嗯,我们是大学校友。”

陆为中顿了顿,继续问道,“他在哪里,远不远?”

“在他的家乡Z市。”

空气忽然间好像结成了雾,我看不清陆为中的表情,只剩下一连串的沉默。

距离我大学毕业已经一年了,陆为中让我再次回想起大学的时光。

五月的丁香布满整个北方的校园,我和海斌漫步在校园操场中,起初我只是觉得这个男孩普通话说的真蹩脚啊,带着浓郁的南方音给我讲着天南海北的故事,其中一个故事打动了我。一个老婆婆住在村落里隔壁就是高墙金瓦的有钱人家,而老婆婆住的就是茅草屋,说起来让人心酸。海斌在叙述这件事的时候是真的带着情感的,我看到了这个男孩内心深处的善良闪闪发光。

在之后的日子里海斌继续发扬他优秀的内核,给乞丐零钱,借钱给远方的同学度过难关,我和他在一起的日子,海斌会早早下课去食堂打好饭等待着我。我喜欢吃,经常吃到不放过盘子里的任何食物,海斌每每都会和我抢盘子,曰:你放过胡萝卜吧。

和海斌在一起的日子风轻云淡,每一天都很开心,就好像喝了淡淡的气泡酒,欣喜平和。

海斌学习不好,考大学全靠眼睛好,高考时前面坐着的是年纪的尖子生,他照着抄了一部分才考上了H大学的高价班。在他的观念里迟早是要当老板的,学习好不好其实也没那么重要,所以大一时期连挂四科,认识我之后,我一直会督促海斌上自习,补考。

在我的督促下,海斌竟也顺利的毕业了。

看着海斌坐着开往南方的火车,人生第一次感觉心里空落落的。

一年后,我也顺利毕业,并没有选择去海斌的城市。我喜欢繁华的都市生活,还有满腔的热血要去挥洒,还想见见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,而海斌的城市属于县级市,虽然民营经济发达,人民日子过得都很好,但是走到街上人烟稀少,镇上依然保持着九十年代的气息,打牌成为当地人们日常休闲的主要方式,我仿佛看到了自己若干年后的样子,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。和海http://www.grandtour.cc/e215/4a7f8c0fce31.html斌在这一点上终是无法协调,但是我们两人却依然拥有深厚的感情,僵持不下,进退两难。

陆为中的出现仿佛给了我混沌许久的内心洒下了一道光,然而只要有光的地方就会有投影,我的心实际上是焦灼的,极力想回避问题,然而却没有意识到陆为中本身就是问题。

2008年9月大型魔幻爱情篇《画皮》正在全国上映,我有几张包场券,陆为中和我约好一起观影,下班后我去学校找陆为中同行。

我穿着粉红色开衫出现在篮球场,陆为中远远看到了,一个投球后,挥了挥手,露出雪白的牙齿。

他从球场上跑出来,满头汗水的对我说,“有点脏,我去洗一下,你等我。”

“你等我”,我看他开心的背影,像个孩子一般,却无论如何笑不出来。

电影中千年狐妖小唯爱上了王生,而王生此时已有结发妻子佩蓉,在经历了种种,佩蓉变成妖之后,王生幡然醒悟,对小唯说:我爱你,可我已经有佩蓉了。

我思忖良久,一直劝慰自己,和http://www.grandtour.cc/5cb0/59fb9be77929.html陆为中只是普通朋友,到此为止刚刚好,不要再近也不要再远一步。

借着九月氤氲的月光,我对陆为中说:“不如我们做普通朋友,也挺好的。”

在此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再见陆为中,转眼已是初冬时节。我去H大图书馆自习英语,挑了个偏僻的角落落座,一刻钟过后,隔壁不远处传来一阵唏嘘, 抬头一看正好遇到陆为中的目光掠过,他愣了一秒钟之后埋下头,身边还有个娇小的女孩子。

我心想:果然是年轻啊,才几天功夫就有美眉台前幕后同进同出了,不过这也正常,毕竟热血青年。思罢,继续埋头苦读,毕竟工作的事对我来讲才是最重要的。

不知觉已到图书馆打烊时间,我随着仅剩的一批学生走出图书馆大门,忽然一个女声传来,“请问你是我吗?”

我仔细一看原来是刚才陆为中身边的女孩子,眼睛细长,眉头紧锁。

“是的,你找我有事情吗?”我淡淡的说。

小女孩子继续说道:“我是陆为中同学,他最近在准备毕业论文还有工作的事情,http://www.grandtour.cc/93ff/dcbb16a07abd.html别的事情不要再让他分心,麻烦你能不能不要再出现在他视线范围之内了?你看他一晚上魂不守舍的样子,怎么安心学习,怎么找个好工作,怎么有好前程? 你的事我是知道一些的,你已经工作了,他还是个不确定自己未来的人,你们遇到的时间不对,就不要彼此牵扯不断了。 ”

我不傻已然听懂了小女孩的来意,原来是自己影响了别人的学习,严重点讲甚至影响了他的前程。这个罪名我可背不起。我非常认真地说:&ldhttp://www.grandtour.cc/f783/048d7138ece9.htmlquo;谢谢你的提醒,最近这段时间不会再来H大,到你们毕业为止,祝你们有个好前程。”

小女孩显然没想到我答应的如此痛快,道:“那好一言为定,另外,我也不http://www.grandtour.cc/059a/7c6979b5f292.html怕难为情,陆为中我们认识好http://www.grandtour.cc/1021/1ff7f391cdde.html多年了,比你了解他多得多,也很合拍,不为别的,只是告知你一下。”说罢,转身离去。原来是在宣告主权,我怎会看不出来,心里默默苦笑一下。

七、

不知不觉已到南方的冬天 ,我这段时间除了上班就是回家,每天深居简出,和海斌依然保持着通话的习惯,然而不知不觉中,她感到自己的力不从心,甚至开始思念起陆为中。 这段无法继续的感情,从一开始就是负累,即便我亲手挥刀斩断了它,它依然在我心里扎下了根,风一吹就会听见它哽咽的声音。

这天,忽然天空飘起了雪花,这在南方城市是非常罕见的,我是地道的北方姑娘,每年在北方的冬天第一场雪大家都会欣喜异常,跑到操场上尽情享受着冬季特有的喜悦,姑娘们常常会抱着罗曼蒂克的心情,幻想http://www.grandtour.cc/5086/6367a3cf7963.html一场浪漫的邂逅。我并不想邂逅,只是忽然想起炸鸡与啤酒和初雪好像更配。

我披上一件羊毛披肩走出家门,由于天气寒冷,街头已经没有什么人影,炸鸡店也已经关门,只有奶茶店生意似乎还不错,我姗姗然走到奶茶店门前,“老板,来杯原味奶茶。”

“两杯。”我转过身抬起头,正好看到陆为中也在低头看着自己。他的眼睛跳跃着火焰,在这个飘雪的冬日,格外耀眼。

“你……怎么也在 ?”我问道。

“下雪了,出来看看……”

走在丰茂巷的街头,只有路灯与雪花相得益彰,我率先打破了沉默,“毕业论文和工作找的还顺利吗?”

“还好,今年金融危机工作不是很好找,我可能要去N市,专业比较对口,还有经常国外出差的机会。”陆为中道。“那祝你一切顺利。”我言罢转身想要回去。

陆为中一下抓住了我的手,“我,我带你走。”

“我带你走……”我无法描述这句话带给自己的震撼。和海斌一起那么多年,他从来都没有说过带我走,每次都是我一个人承担着各种问题。

“对不起……,我不能。”我极力克制自己忍住悲伤,冷冷的说道。

陆为中缓缓松开了手,眼中闪过一丝受伤的神情:“是我自作多情……。”

我看着陆为中身影逐渐消失在路的尽头,心里无比的凄凉,很想拉起他的手一起走,然而却无法做到对海斌的割舍。

如果说陆为中是乘风破浪的帆船,海斌就只是河边停靠的小舟,没有我这片桨,他是无法起航的。陆为中是个目标非常明确,有着蓬勃事业心的男人,加以时日一定可以徜徉在大江大河之中,而海斌不一样。我何尝不是在陆为中身上看到了另一个自己,这种吸引是来自同类的召唤。

我无数次幻想和陆为中在一起的场景,他们可以工作上给与彼此支持,生活里互相照顾,可以一起去旅行,做很多很多的事。

然而,我什么都没法去做,也许爱情就是如此的悲伤吧。

转眼已是春天,熬过了一个寒冬,我感到像经历了一个世纪,每天对陆为中的思念与对海斌的愧疚一起折磨着我,夜不能寐。耳边常常响起宇多田光的《prison of love》。

Stay with me, stay with me

My baby, say you love me

Stay with me, stay with me

陆为中日复一日的在空间里更新着日志,他知道我可以看得到,这段日子他过的并不开心,用他的话讲,连太阳都是暗淡的。

陆为中日记里的最后一篇写着:我在结账,你在煮咖啡,希望这是故事最后的答案。

我知道自己注定要让陆为中失望了……我一如既往的沉默,海斌似乎也在日渐稀少的电话里感觉到了什么。他来到我的城市看望我,一起走在丰茂巷上,说来也真是巧,我远远看到了陆为中越走越近的身影,竟然惶恐的带着海斌躲进了餐厅。

我在害怕什么,从前自己一直不知道,现在我终于明白了。

即使我与海斌已经走到了尽头,依然无http://www.grandtour.cc/d6ce/9ea386f78779.html法坦然的和陆为中在一起,我无法面对海斌的伤心与痛苦,也无法坦然面对陆为中的感情,我无法背负着海斌的伤心与陆为中快乐的在一起。

可是人心是个复杂的东西,我的心背叛了我,任凭如何压抑克制自己的内心所求,情感的天枰还是在向陆为中倾斜。我和海斌在一起,心却计算着陆为中离校的时间。每一天都是煎熬,这一别,我知道应该就是永远了。

海斌察觉到我的反常,我魂不守舍的样子让他很心痛。他却没有点破我的失态,只是沉默。晚上我下班回到家,海斌不在,只留下一条简讯:你去找他吧。

没有过多的言语,甚至没http://www.grandtour.cc/9368/e10c58d0cc9a.html有告别,我像个被丢弃的孩子,在6月的雨天肆意的撒着眼泪,终究是失去了……

陆为中离校的前一天,六月的雨依然下个不停,我想要告别,一遍遍的拨打着他的电话,对面却始终是无人接听。

他在记恨我,我知道。可是,又有谁知道我有多难过……

(责任编辑:伤感文学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